我感觉现在的读者都是给惯坏了

时光之穴:

写文章难道不应该是作者说:我要写什么!然后就去动笔么?


为什么要小心翼翼去照顾读者的想法,把所有悬念冲突都提前给揭示出来?


什么“这个一定是HE”、“××CP只有一点这真的只是××CP”、“××不是渣这是个误会”……啊,这些全部都交代完毕然后总觉得看的时候会有点不爽哪。


毕竟,悬念和冲突是一部作品很重要的部分。以这样的方式揭晓,实在是有点遗憾。



网络时代的好处是读者和作者容易即时互动,坏处就是读者反客为主,对写作者形成制约和影响。


坦白说,除...

贵族精神 01

练习作,神他妈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下一期

总之自己觉得应该还算能看,不过应该也没几个人会看吧?就酱,如果你看到这篇文字,请留下你宝贵的意见,它将会是我前进的方向。


贵族精神


楔子


亚诺从未如同现在这样认同自己,即使不久之后自己就将坠入死亡的深渊,而灵魂大约也将坠入地狱,但他同样明白自己一直以来被冠以的姓氏“特朗纳克”在今天展现了它应有的精神。

他虚弱地靠在墙角,看着那怪物对着传送门的光芒怒吼却又无计可施,饱经风霜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微笑,那是由衷的喜悦所带来的微笑,不是事务性的笑容更不含任何的虚伪。只是单纯的笑容。

当那怪物气急败坏...

那个孤独的孩子

第一次接触新海诚,是那一部简简单单的《言叶之庭》。讲真刚开始我是冲着香菜的名头去看的,但,本身作为粉丝观看的影片,却给了我很多不一样的东西,正是这些东西,让我成为了新海诚的一个不多不少的“厨”。

在《言叶之庭》以及之前广为人知,大受好评的《秒速五厘米》这两部影片中,我能看到的是一个孤独的孩子,在试图向着这个世界讲述他的孤独,即便这种讲述在很多人看来无法理解,甚至不可理喻。

而这种感觉也带来了另一个新海诚动画中很常见的意象:距离感,无论是早期的那些独立动画(抱歉我并没有看过)还是再次之前最著名的《秒速五厘米》之中都有很强烈的存在感,这种距离感,在我看来,表达的是新海诚个人的,与世界的距离感,...

日记,写写看(2)

从四季分明的故乡来到总是热到要死的广州已经三个月,虽然依旧听不太懂粤语,但有是能大致猜出对方在说什么,在这个季节,身上本该套上一层又一层的厚衣服。

但现在,看着阳台晾衣杆上的各种T恤和短裤,在自嘲之余也感受到了明明白白的距离感,我已经离家那么远了。

这距离是存在于地理上的,是存在于心里面的,是存在于空间中的,是存在于时间线上的。就像一部不知何时会停止的电影,一张似乎会不断延伸的画面,一首不断单曲循环的歌曲。

无论是什么,都没有当时走下飞机时的感觉,那是心里是很兴奋的,一个新的地方,一些新的事情,一群新的人,一个新的我。

一切都是充满着阳光。

而现在,我在南方如夏的艳阳里,想着熟悉的大雪纷飞,虽然这是的身...

看完了嘲笑鸟下,感觉是要逼我吐槽啊,不过在此之前,先容我舔舔大表姐prprpr。

好,开始。(严肃脸,推眼镜)

和上次九层妖塔一样,又名下的剧透嫌疑,不过我相信很多本系列的观众早就补过原著了。

作为原著党,表示已经对剧情了然于胸,唯一让我走进影院花钱的动力就只有大表姐的美颜(容我再舔舔)

扯回正题,剧情上来说,承接上篇,从凯特尼斯,对,这里一定要吐槽一下字幕,人家明明发音和catnaps(猫薄荷)很像,但字幕组硬是把那个“t”的音给扔了,真是呵呵哒。

继续说开篇,一上来就是大表姐的特写,她在看医生,也就是在治疗皮塔在上一部掐出的伤。哑嗓听的人好心疼,不过,这里就有问题了。

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都知道,声带水肿...

夏天夏天悄悄过去,留下小秘密,可是对现在的我来说,夏天似乎永远停留在了我的身边,不离不弃。

自从来到广州,我也慢慢熟悉了这里的生活,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寂寞,但大部分时候还是不错的。

有种总把异乡做故乡的感觉,日子过的有时空虚,有时充实,但总没有活着的实感,感觉掉进了迦蓝之洞,目标不明,方向未知。

像是旷野上的旅人,不知道下一步是在哪里;像是飘分在空中的柳絮,飘飘荡荡,不知何时落地。

但花还开着,人还走着,路还在脚下,希望还在前方,相信当这迷雾散去的时候,我会看到我该追求的东西,我会找到身为人活着的实感。

无论将来怎样,至少要在现在立个flag无论如何,这个flag会成为一个记号,标志着我曾来过,提示着我曾...

转自知乎@房昊

从前,有一个姑娘,披一身绫罗,紫色的纱巾,红色的盖头,仙界的七彩流风拂过,显出姑娘明眸皓齿,眉心朱砂。

姑娘是个新娘,唯独不符合她身份的,便是她手里三尺青锋,紫芒缥缈。

那紫气东来,像是窃取了玉帝的气运,像是抢下了西天的晚霞,像是姑娘心中冉冉升起的火焰。

天庭的风吹得大,姑娘说,我要去凌霄宝殿,去看我的相公。

姑娘叫做紫霞,这本该是她大喜的日子。

紫霞还记得,很久以前,刚刚在蟠桃园撞见孙悟空的时候,是园里的小红被巨灵神欺负,紫霞的流苏剑跟孙猴子的金箍棒同时挥出,巨灵神被砸进了三千银河里。

那一晚,紫霞跟孙猴子喝了一夜的酒,谈天边晚霞,谈花果山水廉洞,谈斜月三星,谈玉帝王母,谈愤世嫉俗,谈侠骨...

槽点多到不知从何处吐起

今天刚刚看过了传说中由鬼吹灯改编的电影:九重妖塔。但看完之后感觉除了人名之外整部电影和鬼吹灯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本文有剧透倾向,慎入,慎读。
那让我们从头开始。故事的一开始,其实是在一种特定背景下的爱情故事,男主和女主之间产生了莫名的情愫,只是碍于中间有个人不停的打扰,两人之间一直没有挑明。
但是,女主究竟是怎么对男主产生好感的啊?难道是主角光环?而且男主对女主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就爱得死去活来了?这样生硬的设定式爱情简直是浪费资源。
之后,工地里出现一个山洞从山洞里开始往外运恐龙化石,尼玛哪里来的恐龙化石啊,还那么完整,那么干净,考古学家会哭的好吗?哪里有化石直接是骨头状的?都是包在...

这是中国的农村,多少年没有变过模样,曾经鸡犬相闻的地方。
但现在,这里却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淳朴气息,只剩不伦不类的商业化和发自人类内心的欲望。
是什么让它变成了这样?是商品经济的大潮,还是生活方式的改变?私以为,这种现象折射出的是是技术进步对人类生活方式的改变。
在工业革命之前,一切农业生产都需要人力,而对一些劳动,例如说收割和播种就是单个家庭很难完成的。也就是说,这些工作需要多个家庭,甚至整个村庄之间的协同合作。
这种合作就意味着家庭之间需要一种很亲密的关系,这样也就意味着家庭之间甚至整个村庄的利益一体化。这也就减少了很多矛盾。
但当人类进入工业时代后,这些重体力劳动由机器代劳了,换句话说,曾经的利益共...

©北溟之悲鸣 | Powered by LOFTER